> 业界 >

“达州帮”开始谢幕 戴学斌谋划撤退路线

时间:2021-12-20 09:30:54       来源:长江商报

潮水退了,曾经风光无限的“达州帮”开始谢幕。

12月3日,A股公司龙大肉食(002726.SZ)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蓝润集团收到深交所监管函,原因是信息披露违规。

信息披露违规内容,事关龙大肉食易主。原来,蓝润集团筹划易主给中国供销集团。

筹划龙大肉食易主,或许与其欠佳的经营业绩有关。今年三季度,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1982.69万元,同比下降幅度超过90%。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今年以来,起家于四川达州的戴学斌动作频频。今年4月,其通过股权转让从另一上市公司运盛医疗(600767.SH)退出。另外,刘沧龙、唐铭阳、高天国等“达州帮”相继告别资本市场,“达州帮”渐渐式微。如果戴学斌顺利撤退,A股市场或再难见达州帮大佬身影。

值得一提的是,“达州帮”成员之一的李勤虽然名义上仍控制着*ST中迪,但其去年以来持续亏损,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仅0.54亿元,处于退市边缘,保壳难度不小。

戴学斌谋划撤退

靠杠杆、资本堆砌的商业版图,在资本无序扩张受到约束后,收缩、撤退成为应有之义。

“达州帮”核心人物之一的戴学斌正在谋划撤退。

控股股东蓝润集团超前信披、股价涨停,龙大肉食的异常引起了监管关注。深交所第一时间发出关注函追问,要求公司说明蓝润集团是否违反了公平信息披露原则,龙大肉食的实控人是否变更,以及是否有内幕交易的存在。

原来,今年11月24日,蓝润集团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蓝润集团引进中国供销集团战略投资者签约仪式在京举行》的文章,提及合作双方将组建联合工作小组,推动包括但不限于以股权收购、增资等方式达成长期战略合作,批准实施后,蓝润集团将由中国供销集团控股。

12月3日,龙大肉食回复关注函称,蓝润集团与中国供销集团已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达成了在股权、产业、资产方面的合作共识。其中,蓝润集团打算让出龙大肉食控股权。

但这一切要等中国供销集团对蓝润集团完成尽职调查,并提报有关国资监管机构批准和各方决策机构批准后,在双方认可的情况下才能实施,因而目前龙大肉食控股股东并未发生变化。

龙大肉食于2014年6月上市,目前以生猪养殖、屠宰为主营业务。2019年6月,蓝润集团耗资约32亿元获取龙大肉食29.92%股权,成为龙大肉食的控股股东,戴学斌成为实际控制人。

戴学斌入主后,迎来了大好时机,那就是猪肉价格大幅上涨,龙大肉食的经营业绩快速增长。2019年、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8.22亿元、241.02亿元,同比增长91.63%、43.27%。净利润分别为2.41亿元、9.06亿元,同比增长36.04%、276.06%。

然而,今年以来,随着猪肉价格下降,公司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55.28亿元、3.28亿元,同比下降14.25%、46.62%。其中,二、三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44.52亿元、49.27亿元,同比下降21.69%、24.30%。对应的净利润为0.94亿元、0.2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1.94%、93.60%,加速下滑,三季度,不仅同比降幅超过90%,环比也下降了约78.72%。

龙大肉食的经营业绩下滑,或是戴学斌退出的重要因素之一。此前,戴学斌已经退出另一家上市公司运盛医疗。

今年4月,蓝润资产将所持运盛医疗24.34%股权转让给华耘,转让总价款6亿元,公司易主给自然人翁松林。单按股权交易,戴学斌浮亏5.75亿元。

按目前龙大肉食股价计算,蓝润集团持股市值约为30.30亿元,浮亏近2亿元。

由此可加,如果顺利从上述两家公司退出,戴学斌将亏损近8亿元。

曾经的成都地产黑马

谋划退出A股市场,是戴学斌财务压力下的选择,也是“达州帮”谢幕的缩影。

提起“达州帮”,不得不提曾经的达州首富唐铭阳。在达州,唐铭阳是一个风云人物,通过达州丰富的煤炭资源,收购整合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来,唐铭阳进入成都拼搏,成立了阳鹏源实业、浩均实业等多家公司。

在唐铭阳的指点下,李勤、刘江东迅速崛起,成为其重要成员。此外,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也因为得到唐铭阳的“指点”创造了“零不良贷款”金融业奇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给予1493家壳公司755亿元授信,这1493家壳公司被四家企业控股,其中就有唐铭阳的公司。

依托空壳公司及唐铭阳从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获取源源不断资金,“达州帮”迅速崛起。

在二级市场上,刘江东成功围猎金路集团(后改名为新金路),李勤围猎成都路桥遇挫,转而锁定绵石投资。

然而,随着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案发,“达州帮”遭到“团灭”式冲击。

戴学斌是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人。2013年,蓝润集团旗下的蓝润地产以“豪掷50亿9连拍”的大手笔震惊成都楼市,其中还诞生了成都的单价地王。2014年,蓝润地产再拿7宗地块,突进中国地产100强。

2015年,蓝润地产又斥资100亿发力商业地产。2016年,乘着房地产行业黄金时代的东风,蓝润集团以338亿营收一跃进入中国民企500强,俨然成都地产界黑马。

进入500强后,蓝润集团开启多元化战略,进军医疗和农业,地产开始默默无闻。

有人士称,蓝润地产的疯狂,源于背后“达州帮”在发力。刘沧龙旗下的四川信托、高天国旗下的安信信托均为蓝润集团提供资金。

随着安信信托、四川信托风险爆发,蓝润集团的资金链也日趋紧张。刘沧龙、高天国相继谢幕,戴学斌仍然活跃在台前。

如今,戴学斌也在逐步撤退。

李勤的重重危机

戴学斌在撤退,李勤仍在苦守。

1977年出生的李勤,是四川省达州市双庙镇人。大学毕业后,投身房屋装修并赚得第一桶金,进而进军建筑领域,搞房地产开发。

2006年,时年29岁的李勤踏上四川省会成都土地,成立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迪禾邦),正式进军房地产。

李勤的快速崛起源于唐铭阳。唐铭阳通过华鑫红利和郫县贵智入股中迪禾邦,合计持股67%。于是,李勤在二级市场疯狂进攻,在围猎成都路桥失败后,转身锁定绵石投资。

2017年9月李勤出资11.2亿元、溢价40%,从绵石投资实控人等人手中,获得5329万股绵石投资股票,成为其大股东。随即,通过中迪金控拿下绵石投资24.84%股权,李勤成为绵石投资实际控制人,后将其更名为中迪投资。

然而,随着唐铭阳出事,李勤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李勤曾以20%股权成为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但入主失败,其与成都路桥原实控人郑渝力相持不下,另一名达州商人刘峙宏通过宏义嘉华举牌成都路桥,顺利成为董事长。

无奈之下,李勤不断抛售成都路桥股份,最终,11.8亿元入股,收回6.87亿元,亏损约5亿元。

中迪投资经营惨淡。2018年,其亏损0.61亿元,2019年勉强扭亏,盈利0.29亿元。2020年及今年前三季度,则分别亏损2.99亿元、1.17亿元。

截至今年12月17日,中迪投资的市值只有14.16亿元,李勤持股对应的市值约为3.36亿元,浮亏近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中迪禾邦背靠的安信信托暴雷,中迪禾邦卷入220亿信托产品逾期危机。李勤曾出资50亿元战投一家房企,如今被深套。

备受资金煎熬的李勤决定撤退。去年4月,李勤将中迪禾邦的97%股权转让给达州商会的刘军臣。去年7月,又将所持的中迪投资作价2000万元转让给刘军臣。然而,李勤转让给刘军臣的股份已质押给长城资管,对应的30亿元债务无法偿还,这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

最终,李勤转让中迪禾邦股权一事夭折。

李勤还面临着中迪投资退市危机。今年前三季度,已被*ST的中迪投资营收只有0.54亿,如果全年营收仍然不足亿元,可能会触发退市新规。(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