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

主动推翻卖“子”要约 中止收购事项均是谜题

时间:2022-01-04 10:04:03       来源:北京商报

对外披露物业公司股权收购计划未满三个月,融创服务与第一服务控股的股权收购事宜出现了“反转”。1月3日晚间,融创服务对外发布公告显示,由于在2021年12月31日的截止日期未能与卖方达成正式协议,收购第一服务控股部分股份的协议已终止。

此前,外界曾将融创服务许诺第一服务控股的近7亿交易对价,解读为当代置业的“救命钱”。现如今收购计划生变,当代置业又将如何自救?

收购告吹

对于此次中止收购的原因,融创服务于公告中表示,第一服务控股关联方当代置业此前遭遇的流动性问题,对第一服务控股来自当代置业业务的可实现性与可持续性及对当代置业应收款项的可收回性,均直接造成了重大不确定性。

基于上述情形,融创服务与控股股东卖方就交易对价根据实际情况变化进行的调减、及交易安排的相应调整等事项共同进行了协商,经协商调整后的正式协议控股股东卖方已书面表达无异议。然而,控股股东卖方于2021年12月31日突然推翻双方就交易对价及相关交易安排已达成的共识,最终导致正式协议无法于最后终止日完成签署。

相比融创服务对于中止收购事项的迅速回应,第一服务控股关于“融创服务要约收购公司股份失效”的说明,则显得有些“些姗姗来迟”。继3日早间在港交所公告宣布公司股票短暂停牌后,第一服务控股于3日深夜,就早间的停牌原因作出了回应。

第一服务控股于最新公告中表示,就有关要约人融创服务(三)投资有限公司拟收购该公司3.22亿股股份,控股股东股份转让框架协议项下若干先决条件未于最后终止日或之前达成或获豁免。因此,控股股东股份转让框架协议自动终止,管理层股份转让协议及鼎晖股份转让协议的完成也将不会落实。

同时,第一服务控股方面还表示,已向联交所申请,自2022年1月4日上午九时正起恢复股份买卖。

值得一提的是,突然中止的收购,也使得融创服务的股价受到了一定影响。截至1月3日收盘,融创服务报6.96港元/股,跌12.45%。

“各取所需”未果

融创服务对第一服务控股的股权收购计划始于2021年11月初。当时,融创服务和第一服务控股于11月1日联合发布公告称,已于2021年10月7日订立股份转让协议,融创服务以总对价6.927亿元收购第一服务3.22亿股股份,占后者总股本约32.22%。

根据公告,当时收购的定价为每股对价2.15元(折合2.62港元),较第一服务10月8日短暂停牌期间收盘价的1.37港元溢价91%。

彼时,在业内看来,这是一桩“各取所需”的交易。一方面,对于融创服务而言,因为第一服务控股的大部分在管项目位于北京、西安、长沙、太原等一二线城市,该笔收购将为融创服务带来近7300万平方米的合约面积、逾5300万平方米的在管面积;另一方面,对于遭遇债券违约、陷入流动性危机的当代置业而言,出售旗下物业公司可使企业收回一定规模的现金流,以缓解公司现阶段的流动性压力。

不过回过头来看,融创服务与第一服务控股间的收购进程也略显波折。这似乎也为眼下融创服务中止收购第一服务控股,埋下了伏笔。

2021年11月22日,融创服务及第一服务曾联合公告,宣布延长寄发要约收购事项综合文件的时限。彼时融创服务称,综合文件本应在11月1日联合公告日期的21日内(即于2021年11月22日或之前)寄发给第一服务控股的股东。但是,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满足股份转让协议的条件,所以双方已向执行人员提出申请并获其授出同意,将寄发综合文件的最晚时间延长至股份转让协议完成后7日或2022年6月10日(以较早者为准)。

到了2021年11月30日晚间,融创服务再度公告称,将延长收购第一服务股权最后终止日至12月31日。彼时公告给出的解释是:因控股股东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的完成须待(其中包括)协议各方已签署正式协议后才可落实;管理层股份转让协议及鼎晖股份转让协议的完成须待(其中包括)控股股东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完成后才可落实。

接下来如何自救

对于眼下“告吹”的收购计划,有业内人士表示,大概率是融创服务与作为卖方的当代置业在价格上没有谈拢。

“当前,房企不管是卖物业,还是出售其他类型资产,都是为了解决企业的资金流动性问题。但在当前物管降温、地产下行的市场现状,企业买卖之间的不确定性已经增大。”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如是说道。

在严跃进看来,中止收购第一服务控股股权,对于融创服务而言,只是短期失掉了一个快速扩张的机会;不过,对于眼下已成为债务违约房企的当代置业而言,还须尽快找到可行的办法“自救”。

单靠企业自身之力偿债,对于当代而言似乎难度颇大。据北京商报记者此前梳理,受规模需求推动,当代置业的资产负债率近些年来持续攀升。2016年-2020年当代置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3.4%、84.47%、85.86%、87.45%以及86.6%。尽管“降负债”自2020年以来已为房企发展共识,但截至2021年中期,当代置业的资产负债率还是达到了87.6%,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而在高负债之外,眼下当代置业的偿债压力仍在步步紧逼。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当代置业存续美元债有4只,债券余额合计10.96亿美元;而在2022年2月25日,当代置业还将面临一笔2亿美元的到期债务。

在业内看来,接下来,能否在加快销售回款之外,或引入战投或出售优质资产等多种方式筹措资金偿债,将是决定当代置业生存与否的关键。

就中止收购事项的原因,以及未来如何缓解公司流动性压力等问题,截至记者发稿,当代置业方面未予回复。(关子辰 荣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