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

曾透露交易存在实质性障碍 经营状况不佳密集推进资本运作

时间:2022-01-11 08:46:32       来源:长江商报

笔筹划半年的收购,期间鞍重股份(002667.SZ)股价多次涨停,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1月9日晚间,鞍重股份披露收购进展,公司决定终止对江西同安51%股权的收购,原因是交易双方始终无法就最终的收购价款达成一致意见,正式协议的签订也存在实质障碍。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去年下半年以来,鞍重股份密集推动资本运作,除了收购江西同安之外,还出资成立江西领能锂业,并收购金辉再生控股权。

但颇为蹊跷的是,鞍重股份出现先于消息前股价连续大涨,随后公司才被“逼”出资产收购意向的情况,引监管部门质疑。

二级市场上,在披露对江西同安的收购意向后,鞍重股份曾六日五板,去年9月最高涨至38.91元/股,较年初已上涨近5.5倍。而随着对江西同安的并购失败,鞍重股份1月10日开盘跌停,报收16.21元/股,较三个月前的最高点已经跌去近六成。

曾透露交易存在实质性障碍

半年前首次披露将涉“锂”以来,鞍重股份成为A股市场焦点。

回溯公告,去年6月16日,鞍重股份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收购江西同安持有的江西兴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锂科技”)不低于51%股权。彼时,鞍重股份表示公司本次收购是为了开拓新的业务板块,依托原有的矿山机械主营业务,向上游选矿厂延伸发展。

随后的8月4日,鞍重股份披露交易进展,公司改以现金收购兴锂科技的控股股东江西同安51%股权。江西同安不仅直接持有兴锂科技49%股权,还通过其持股70%的子公司鼎兴矿业持有兴锂科技剩余51%股权。

鞍重股份当时披露,兴锂科技为配套选矿厂运营主体,目前原矿处理能力为50万吨/年,另有产能升级方案正在规划,现有产线具备进一步扩产能力。本次交易完成后,项目预计年开采原矿约135万吨,年产钾钠长石粉约90万吨,锂精矿约30万吨,折合碳酸锂当量约2.3万吨。

不仅如此,鞍重股份还透露,公司不排除进一步向下游产业链拓展的可能性,最终形成涵盖原矿开采、选矿、卤水生产至电池级碳酸锂制备的完整新能源锂电上游产业链。

此份涉“锂”公告发出,鞍重股份被推上风口浪尖。8月6日起的连续六个交易日内,鞍重股份股价五日报收涨停。9月16日开盘冲至38.91元/股,达到近四年来最高点。而2021年初,鞍重股份股价尚且在6元左右徘徊,换言之,公司股价在2021年最高已上涨近5.5倍。

不过,此次收购并不如想象中顺利。在察觉到交易存在异样之后,交易所很快就对鞍重股份下发关注函,直至去年12月8日鞍重股份作出回复,才透露出交易对手方强强投资曾承诺在2021年8月10日以前协调标的公司取得鼎兴矿山更新后的《采矿许可证》。但截至回复公告日,更新后的《采矿许可证》尚未取得,标的公司股权价值评估存在重大不确定因素,正式协议签署的前置条件未能满足,此为交易存在的实质性障碍。

最终,鞍重股份对于江西同安的收购还是告吹。今年1月9日晚间,鞍重股份公告称,交易双方决定终止本次交易,主要原因在于谈判期间原矿价格及外部宏观环境波动较大,交易双方始终无法就最终的收购价款达成一致意见。同时,由于签署正式协议所必需满足的全部前置条件尚不具备,正式协议的签订也存在实质障碍。

交易终止消息释出,鞍重股份股价遭遇重挫。1月10日,鞍重股份开盘跌停,报收16.21元/股,跌幅9.99%,较三个月前的最高点已经回调近六成。

经营状况不佳密集推进资本运作

事实上,2021年以来,鞍重股份频频推进资本运作,也一度被监管部门质疑是在炒作股价。

除了先后计划收购兴锂科技、江西同安未果之外,去年鞍重股份还分别宣布出资5000万元成立全资子公司德翌汇能有限公司、宜春友锂科技有限公司,使用自有资金5000万元对子公司物翌实业(上海)有限公司进行增资。

去年11月26日,鞍重股份还披露,拟与共青城亿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宜春丹辰锂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共同出资1亿元成立江西领能锂业有限公司,其中公司以自有资金认缴出资5100万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51%。

紧接着在12月16日,鞍重股份再次披露,拟通过全资子公司以自有及自筹资金共2.31亿元收购金辉再生70%股份,将业务范围扩展到选矿和尾矿生产加工行业。

但此前,鞍重股份股价异常波动之时,鞍重股份并未直接透露金辉再生为收购标的,仅称“公司正在筹划收购某公司股权事项”,交易所随即问询公司未能披露筹划收购某公司股权所有交易要素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炒作股价的动机。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交易中,金辉再生整体估值达到3.3亿元,评估增值率767.21%。截至去年9月末,鞍重股份账面货币资金2.42亿元,刚刚好能覆盖本次交易对价。

交易所继续对鞍重股份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详细说明本次收购对于公司财务安全性的影响、收购的必要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频繁进行资本运作的背后,鞍重股份自身经营状况不佳。2018年至2020年,鞍重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85亿元、2.22亿元、2.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574.47万元、414.07万元、-427.25万元。

去年前九月,鞍重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59亿元,同比增长56.8%;净利润-1649.71万元、扣非后净利润-2022.74万元,同比均由盈转亏。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于金辉再生的收购中,交易对手方承诺,标的2022年至2024年经审计的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5300万元、5500万元、5200万元,且总计不低于1.6亿元。密集的资本运作,到底能否从根本上改善鞍重股份的基本面,仍有待观察。(蔡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