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

“让不合理的变合理” 税务统筹不等于钻空子

时间:2021-12-29 09:56:25       来源:北京商报

“有合理的就合理化,不合理的,想办法让它合理化。”

薇娅的偷逃税风波之下,其老公董海锋的一封致歉信,“甩锅”给了这样一个群体——税收筹划。沿着这条线,北京商报记者以要注册文化传媒公司的名义联系了霍尔果斯一家税收筹划公司。面对记者如何充分享受税收政策的问题,对方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换汤不换药

“我深知我们在税务上并不专业,因此聘用所谓的专业机构帮我们进行税务统筹合规,但后续发现这些所谓合法合规的税务统筹均存在问题。在更为专业的财务团队到岗后,发现税务统筹有极大风险……”在薇娅偷逃税被罚后,她的老公董海锋在致歉信中如此说道。

董海锋所称的“税务统筹”也称“税收筹划”,是指在税法规定的范围内,通过对经营、投资、理财等活动事先筹划和安排,尽可能地获得“节税”的税收利益,是一种“合理避税”行为。

税收筹划早已成为一种常见的合法服务。在天眼查上,北京商报记者以“税收筹划”为关键词搜索,出现了5000多条结果涉及相关业务,也有不少企业直接以“税收筹划”作为公司名称。

中央财经大学税收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汪昊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专业税务服务机构开展税收筹划业务,是国家认可的,但要在合法的前提下开展。企业通过一些安排,享受税收优惠政策,不仅可以降低企业税收负担,还有利于国家税收政策的落实,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对于企业和国家都是有利的。

不过,在现实操作中,它却渐渐变了味。北京商报记者以要注册文化传媒公司的名义联系了霍尔果斯一家税收筹划公司,其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一年的服务费是1.2万元,服务内容包括工商年报、银行变更、法人变更等。

如果只注册公司,不需要地址的话,注册一个需2000块钱。需要地址的话,“我们给单找,找完地址多少钱你们就付多少钱。我知道有一个公司,你们看看行不行。也非常干净,没用过,之后你们做一些变更,变到你们名下就行”。上述负责人说道。

如何尽可能充分地享受优惠政策?该负责人举例,“比如‘五免五减半’(入驻企业可享受所得税五年内免征、五年后减半的优惠),咱们经营到第三年、第四年的时候可以把公司注销了重新再启动一个公司,这不又免五年吗?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这么运作不就好了吗?”

“这有没有风险啊?”针对北京商报记者的追问,该负责人答道:“没有,干到第四年不干了是很正常的,换个法人就行了。”

针对主播查税潮,该负责人继续出招:“为什么有的主播出问题,有的不出问题?涉及的钱不要太大,挣300万以后每天给它‘化掉’。这个东西就是,有合理的就合理化,不合理的,想办法让它合理化。”

周转的都是“自己的钱”

一直以来,成立公司、虚构交易已成为高收入行业“避税”的普遍手法。而在这个问题上,也颇有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意味。

除了霍尔果斯,还有更多“税收洼地”可享受其他优惠。上述负责人继续“支招”:“霍尔果斯减免的是企业所得税,假如你在霍尔果斯盈利了,交个税得交挺多。那咱们可以拿到徐州、上海、广州一带,有个税减免,在那儿再注册个公司,然后把这个钱投向那个公司,从那儿把钱提出来,6-9的税点就把个税完成了,你就安然无恙地把这个钱揣到腰包里了。”

这种操作是否合规?针对北京商报记者的疑问,该负责人补充说:“这个东西看你怎么去策划,公司走的是正常流程,你在那儿有业务,这就合法。实际上周来转去就是拿你自己的钱在转呢。”

北京一税务师事务所负责人郑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旦“税收洼地”形成,自然而然会吸引一些以降低税负为主要目的的企业或个人。他们通过改变业务模式或交易架构,使得部分税收转移到“税收洼地”,最终达到降低税负的目的。“这些业务模式和交易架构的改变,有些是存在商业实质的,有些是没有商业实质的。如果没有商业实质,仅仅把收入转移到‘税收洼地’,其实是存在较大的税收风险的。”

正如上述税收筹划负责人说的,想要在上海注册公司享受个税核定优惠,也有法子。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另一家规模较大的税收筹划公司,表示自己想在上海注册公司。对方工作人员郁先生建议,可以注册服务类的个人独资企业,没有企业所得税,个税可以核定征收,税负很低,大概2-3个点。“不需要实际办公就可以享受那边的政策。”郁先生强调。

具体如何操作呢?郁先生介绍,“我们安排在园区注册,可以核定征收。一年的费用是2.5万元,包含工商注册、地址、开户、记账、报税、开票、取票服务,你这边只需要提供一个法人就可以了。然后新注册的个独企业给你主体公司开进项票,实际上就是主体公司需要一些业务上的服务,找你这家个独企业合作。个独和主体公司直接拟一份合作合同,之后会有会计对接,你提供合同,根据合同金额开票。我们一般纳税人个独一年可以开7000多万的票,把业务设计合理、合规就行”。

据了解,继霍尔果斯、海口之后,上海崇明岛因核定征收政策成为了主播的“避税圣地”。天眼查显示,薇娅名下7家个独企业均设在上海崇明区,同样,李佳琦名下的6家个独企业中,有4家位于上海崇明区。

不过,郁先生强调,他并不做主播行业的个独核定征收。“他们被查是因为一个人注册了几十家公司,而且都涉及金额巨大,引起税务风险。咱就注册一家服务类的个独企业,做到合同流、资金流、发票流三流一致,合理合规操作不会有问题的。”郁先生说。

不等于钻空子

“都是在打政策擦边球,还有误导。”对于税收筹划公司提出的方案,郑先生做出这样的评价。“这些年到处都是一些所谓税收筹划的广告,有些机构就是看准了‘税收洼地’的存在,利用企业经营者或者某些个人想降低税负的心理,采用各种手段来进行所谓的税收筹划,从中获取高额佣金或手续费。”郑先生说。

“所有的税收筹划都要考虑风险。如果某些机构一味宣传节税效果,对风险轻描淡写甚至只字不提,那可能会给纳税人带来很大的潜在法律责任。这些机构很难说是否违法,但游走在灰色地带是肯定的。”郑先生说。

北京卓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志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严格意义上税收筹划目的在于合法合理地节约税务及其他运营成本,它与避税、逃税是不同的概念。如果税务筹划机构是为服务对象提供游走灰色地带的避税,甚至逃税,那确实存在较大的违法违规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网站上搜索,税收筹划企业的宣传词往往显示“大幅减轻企业税负,节税高达96%”“综合财务低至0.95%”,上述郁先生所在税收筹划公司广告语中还将“税收洼地”摆在了突出位置。

“目前的税收筹划机构可能存在将税务筹划等同于钻税收法律法规空子,把税收筹划误解为单纯的少纳税,甚至采取违规手法开展‘筹划’,而客观上税务筹划机关也存在着对税务政策把握不够全面透彻、税务政策更新不及时、地区税务及执法差异了解不充分、项目税收体系选择不当、所依据筹划的财务数据虚假等问题。既有主观上明知具有较大违法违规可能,也有对政策法规不了解造成的纳税筹划偏差。”孙志峰说。

今年,与明星主播等高收入群体查税潮一起袭来的,还有对恶意税收筹划的严监管。4月29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消息称,将聚焦重点领域,重点查处虚开(及接受虚开)发票、隐瞒收入、虚列成本、利用“税收洼地”和关联交易恶意税收筹划以及利用新型经营模式逃避税等涉税违法行为。

孙志峰建议企业,选取知名度较高、信誉良好的机构,不要轻信机构的自我标榜和宣传,对于机构出具的意见要认真核查,不要偏听偏信。如果企业要求机构作出合法合理的税收筹划,出现被认定偷逃税的情况,可以按照与筹划机构签订的服务合同约定追究该机构的违约责任,也可以根据筹划机构的过错程度,追究其侵权责任。(陶凤 吕银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