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

老白干酒每5瓶高档酒有2瓶卖不出去 营收净利增幅低于行业均值

时间:2021-12-06 08:16:38       来源:长江商报

“公司中高档酒的占比稳步提升,争取创造良好的经营业绩以回报广大投资者。”12月2日,老白干酒(600559.SH)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达企业发展的信心。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今年前三季度,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老白干酒营收增速位列倒数第三,净利润增幅也未超过均值。

不仅如此,老白干酒前三季度高档酒的营业收入达12.52亿元,同比增长10.78%,但产销率仅62.9%。这也就意味着,公司每5瓶高档酒,有2瓶卖不出去。

自10月3日以来,老白干酒经销商申请的部分高端酒产品被暂停接单。老白干酒表示,这是暂时阶段性控货,近期会适时放开供货。

营收增幅不算理想,但老白干酒的销售费用却不少。公司前三季度销售费用达8.94亿元,同比增长22.68%,占营业收入比例达32.29%。

与体量相当的酒企包括酒鬼酒、迎驾贡酒和水井坊相比,老白干酒销售费用位居第一,但营收增幅却远不及前者。

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老白干”低端化的形象已深入人心,品牌向上需要的培育周期比较长,一路必然布满荆棘。

营收、净利增幅低于行业均值

12月2日,老白干酒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近年来公司以消费者为中心,不断的调整、梳理产品结构,优化产品质量,聚焦大单品,以市场营销为突破口,深入市场,对标竞品,创新营销策略,多方并举,不断提升产品竞争力,公司中高档酒的占比稳步提升,公司争取创造良好的经营业绩以回报广大投资者。

老白干酒真如其所言,如此优秀吗?

资料显示,老白干酒主要从事白酒的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为衡水老白干系列酒、承德乾隆醉系列酒、文王贡系列酒、武陵系列酒、孔府家系列酒。

老白干酒自称,公司是国内白酒生产骨干企业和老白干香型中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在华北地区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市场占有率,生产规模和销售收入在河北省白酒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

2021年前三季度,老白干酒营业收入达27.69亿元,同比增长10.90%;净利润达2.49亿元,同比增长7.05%;扣非净利润达2.23亿元,同比增长1.5%。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老白干酒营收增速位列倒数第三,仅强于顺鑫农业和皇台酒业两家负增长企业。

数据显示,19家白酒上市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总和2308.61亿元,同比增长19.39%;实现净利润总和为824.85亿元,同比增长19.32%。白酒上市公司业绩增速的“平均线”,老白干酒均未达标。

前三季度高档酒产销率仅62.9%

在业绩端,老白干酒不如整体行业,在销售端也是如此。

老白干酒介绍,公司根据销售区域白酒市场结构、消费者购买能力等情况,将产品分为高、中、低三档。

其中,高档产品指100元/500ml以上的产品,主要代表产品有1915衡水老白干酒、十八酒坊(39度480ml甲等十五酒)等。

老白干酒发布的2021年前三季度主要经营数据公告显示,公司高档酒的营业收入达12.52亿元,同比增长10.78%,占白酒总营收的49.28%,占据“半壁江山”。

前三季度,老白干酒高档酒产量和销量分别为5355.38千升和3368.5千升,分别同比增长60.26%和14.47%,是公司三类酒中增速最快的一类。

不过,老白干酒高档酒的产销率仅62.9%,为三类酒中最低的一类。这也就意味着,公司每5瓶高档酒,有2瓶卖不出去。

有意思的是,自10月3日以来,老白干酒经销商申请的部分高端酒产品被暂停接单。

老白干酒表示,公司下属子公司衡水老白干营销有限公司根据市场情况暂停了部分高端酒的发货通知。随后,公司还表示,这是暂时阶段性控货,近期会适时放开供货。

老白干酒的中档产品指40元至100元(含100元)/500ml的产品,主要代表产品有十八酒坊(39度480ml八酒)、十八酒坊(39度500ml王牌酒)(2018)等。

前三季度,老白干酒中档酒的营业收入达6.7亿元,同比增长6.89%,占白酒总营收的26.26%;产量和销量分别为7931.39千升和5962.83千升,分别同比增长40.65%和3.25%;产销率为75.18%。

低档酒是老白干酒销量最好的一档酒,价格在40元/500ml以下,包含衡水老白干(55度500ml白干酒)、十八酒坊(40度480ml蓝钻V6酒)(2020)等。

前三季度,老白干酒低档酒的营业收入达6.1亿元,同比增长3.75%,占白酒总营收的24.36%;产量和销量分别为28772.53千升和24194.32千升,分别同比增长11.54%和-7.73%;产销率为84.09%,为公司三类酒中的最高。

销售费增22.%拖累净利

值得一提的是,老白干酒正在大肆减少经销商数量。

老白干酒2021年9月底河北地区经销商数量达1404家,减少了1571家;山东地区达141家,减少了211家。

老白干酒表示,2021年1-9月份,经销商数量减少,主要原因是2021年上半年公司为进一步优化营销网络布局,与整体实力较为雄厚的经销商合作,加强对经销商的管理和考核,对不满足业绩考核条件的经销商终止合作,推进经销商优胜劣汰所致。

经销商可以优胜劣汰,老白干酒的营销水平也需要提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8年至2020年,老白干酒销售费用分别为9.64亿元、10.40亿元和10.22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6.9%、25.81%和28.4%,一直处于高位。

2021年前三季度,老白干酒销售费用达8.94亿元,同比增长22.68%,占营业收入比例达32.29%。销售费用的增速,远超10.9%的营业收入增幅,成为拖累公司净利润的因素之一。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1年前三季度,与老白干酒体量相当的酒企包括酒鬼酒(营收26.4亿元)、迎驾贡酒(31.8亿元)和水井坊(营收34.23亿元)。

前三季度,酒鬼酒、迎驾贡酒和水井坊的销售费用分别为6.43亿元、3.14亿元和7.89亿元,均低于老白干酒,但这三家酒企的营业收入分别增长134.2%、42.62%和75.91%。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点开老白干酒官方网站,写着“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甲等金奖白酒不是酱香酒,而是老白干”。

老白干酒所写的“酱香酒”,应该是暗指贵州茅台。

目前,谁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奖,酒企之间尚无定论,但老白干酒还拿百年前的“成绩”说事,其营销水平可见一斑。

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老白干酒走高端路线虽有成效,但更多的是依靠白酒产业的整体向好趋势,而且“老白干”低端化的形象已深入人心,品牌向上需要的培育周期比较长,一路必然布满荆棘。